廣告服務 | 聯系方式
您的當前位置: 國內新聞 > 正文

學習故事丨首譯版真理書的前世今生:藏身黑暗,依然甘甜

來源:紅網 編輯:雁丘 時間:2019-07-02 15:52:19.0
導讀:   【編者按】時代向前,歷史空留,穿行其間的精神卻亙古而恒定。打撈散落的故事,學習不變的精神,我們特別推出“學習故事”專欄,以理論學習為出發點,以故事為載體,帶您重溫近百年間,我們黨永恒的初心。   黎明前的黑暗,最能抓撓期盼的人心。   在1920年那個動亂的年代里,一本小冊子的悄然問世與手口相傳,正恰似劃過黑暗的一簇火光,抓住了無數進步青年渴盼光明、謀求改變的拳拳之心。   它的名字,是《共產黨宣言》。   它的出現,讓山河大地暗流

  【編者按】時代向前,歷史空留,穿行其間的精神卻亙古而恒定。打撈散落的故事,學習不變的精神,我們特別推出“學習故事”專欄,以理論學習為出發點,以故事為載體,帶您重溫近百年間,我們黨永恒的初心。

  黎明前的黑暗,最能抓撓期盼的人心。

  在1920年那個動亂的年代里,一本小冊子的悄然問世與手口相傳,正恰似劃過黑暗的一簇火光,抓住了無數進步青年渴盼光明、謀求改變的拳拳之心。

  它的名字,是《共產黨宣言》。

  它的出現,讓山河大地暗流涌動,直接催生了中國共產黨的成立,并滋養著一代又一代共產黨人。

  第一次出版的1000本,也成了開天辟地、改變中國的星星之火。

  一

  其中一冊,在衣冠冢中,燃了22年。

  那是1928年的冬天,家住寧波霞浦鎮的老張家,給二兒子靜泉辦了場喪事。

  鄉親們都感慨,老張家沒福分,兒媳過世沒多久,二兒子也沒了,白發人送黑發人,可憐可嘆。

  神色哀戚的老張卻并不多言,只靜靜望著長崗上的合葬墓。

  他知道,墓里雖不是兒子,卻是兒子的命。

  幾天前,二兒子行色匆匆回到家里,把一批文書交給父親,囑托他保管好,這其中最重要的,就是這本1920年8月首版的《共產黨宣言》。

  兒子在外面“干大事”,他交代的東西必然有著非比尋常的意義。但他不知道的是,而今白色恐怖盛行,二兒子是冒著怎樣巨大的風險,才把這一批文書帶出上海,交到他的手上。

  沒有多做停留的兒子,趁著夜色又返回了上海。

  看著他遠去的背影,老張明白,自己已經沒有能力庇護這個“在黨內有重要任務”的兒子了。那么,他留下的東西,無論如何要守護好。

  一夜輾轉。

  幾天后,老張為兒子辦了這場鄰里皆知的喪事。謹慎的他甚至沒有將兒子張靜泉的全名刻于碑上,只寫著“泉張公墓”。

  那一疊從兒子手中接過的珍貴資料,就靜靜躺在空棺中。

  位于北侖霞浦霞南村長山崗上的張靜泉衣冠冢

  從這一天開始,名義上的二兒子不在了,但二兒子最寶貴的東西就在自己身邊。

  老張守著秘密,也守著家。他相信,不久的將來,他一定能為遠歸的兒子拍拍肩膀上的浮塵,再把這疊資料,鄭重地交還給他。

  五年,十年,十五年,二十年……

  抗戰勝利了,兒子沒有回來;新中國成立了,兒子依然沒有回來。

  老張覺得,等下去,似乎也沒有意義了。

  既然兒子沒有機會把這么重要的資料交給黨,那自己一定要替兒子完成這個任務。1950年,感到自己時日無多的老張,親手把資料取出,捐給了上海工人運動史料委員會。

  1955年,或許是無憾的吧,老人完成了對兒子的承諾,離開了這個世界;又或許,他是遺憾的吧,自從27年前那匆匆一面,他再也沒有機會告訴兒子,自己已經把這一簇革命的星火,完璧歸趙。

  二

  相同的時間線上,另一冊《共產黨宣言》,卻在炮火與戰爭中接力。

  那是1926年的正月,共產黨員劉雨輝回鄉省親,帶來了這本《共產黨宣言》,她把這本冊子鄭重交給村黨支部書記劉良才,“黨員都應該學一學,它會讓我們明白革命的目的,知道今后走的路。”

  仿佛平地一聲驚雷,這個“共產主義的幽靈”就此無聲地點燃了沉沉黑夜里的村子。

  飽受壓抑的村里人看到黑暗撕開一道裂口,那里有光明和溫暖。

  夜深人靜里,劉良才帶著村民,一字一句細細學習這本紅色的“大胡子書”,小小的村莊在這本冊子的指導下,開展了“砸木行”“吃坡掐谷穗”運動,成了遠近聞名的“小莫斯科”。

  1931年,劉良才赴濰縣任縣委書記。臨行前,他將這本改變了村莊命運的“大胡子書”托付給了黨支部委員劉考文。

  1932年8月,博興暴動失敗,意識到自己隨時可能被捕的劉考文,又把《共產黨宣言》交到了為人忠厚低調的共產黨員劉世厚手中。

  隨后,兩人先后就義。

  劉世厚明白,這本改變命運的冊子,不能落在敵人手里。

  我國最早的《共產黨宣言》中譯本

  1933年,他帶著《共產黨宣言》義無反顧地離開故土,沿路乞討為生,一去就是4年零8個月,直到抗戰爆發,才回到村子。

  1941年的一個雪夜,日偽軍血洗村子,從床底到糧囤,炕洞到墻眼,劉世厚在危難中幾經輾轉,保住了《共產黨宣言》。

  1945年1月的一個拂曉,日軍再次對劉集“掃蕩”,全村吞沒在火海中。已逃出村的劉世厚想起冊子還埋在墻縫中,冒著熊熊烈火,復又沖回村里,使它免于被焚。

  后來,他做了一個木匣,把《共產黨宣言》裝起來,埋在地窖里,靜靜等待光明的到來。

  新中國成立后,劉世厚小心翼翼地把它取出,鄭重交給政府。

  山東廣饒縣大王鎮劉集村,沒人會相信,竟是這樣一個普普通通的村子,為中國的革命,保留下了最早的火種。

  這一簇用生命接力的星火,在點燃一座村子的希望、燃起一片燎原之勢后,終于重歸黨的懷抱。

  三

  在這一段血與火的歲月中,1000本撒向廣大人民群眾的《共產黨宣言》,或在斗爭一線,給予黨員力量;或在不為人知的黑暗角落里,為革命保存希望的火種。

  但不論如何,翻閱過、摩挲過它們的每一雙手、每一個人,都記得它的重量。

  而今,90多年過去,這些穿越過戰火的《共產黨宣言》,有11本帶著它們的故事,重回大眾的視野。在七一這個值得紀念的日子里,我們有義務重溫其中所蘊藏的精神。

  陳望道在翻譯這本書的時候,曾流傳出“真理的味道是甜的”,我們相信,在那些期待光明的日子里,即便四周仍是黑暗,這些靠近過它的人們,都感受過,它甘甜的味道。

  這是真理的力量,是共產黨人不變的初心。

  文/雁丘

責任編輯:雁丘

相關推薦:

河北时时彩一定牛推荐号